那些年,我感覺香港混沌,複習及無奈那些年,我還以為自己是一個瘋子,沉醉於去拍攝香港城市
那些年,我走在街上,十分快樂,路人也許無奈,但偶爾都會快樂的笑
那些年,我和戀人在旺角,銅纙灣手拖手,把回憶放進熟悉的城市
那些年,相機每天都掛在身邊,如箭在弦的等待發射
那些年,縱使我多麼討厭這地方,但都想去看多一眼
那些年,街道很多,後巷很多,很多香港人都把回憶暫存在這裡
那些年,站在地鐵的扶手電梯時大家都會靠右站
那些年,採訪過很多低下階層,但生活還是有盼望的

這些年,我們活在恐懼中,手停下來便覺得自己不能生存
這些年,我們活在消費中,不購物便覺得空虛
這些年,我們每天被電視台告訴大家唔投機就無出路
這些年,我們默默在擠擁的地鐵 車廂低頭寫字,身邊的人全是陌生的
這些年,我們在屋邨,街頭巷尾經營多年的店舖都變成名牌連鎖店
這些年,我們被召喚去歡呼,因為國家又多了幾面金牌,有人登島,有人上太空
這些年,我們依舊去看令我們沒有獨立思考洗腦的無劇,人更加愚痴
這些年,我們熟悉的人,地,情已經被換上奇怪名字的樓盤和一群消費的同胞

九十年代香港的人,地,情 - 我們失去的是否比今天得到的更多。
最近因為香港國際攝影節才認識日本大師森山老師,他持續去紀錄城市的精神是令人感動,我也深深被他這份堅持攝 住。也許小弟在二十多年前沒有緣分的去接觸他的作品,但在九十年代的十年間和森山老師一樣我在香港城市拍下大量的相片,大家雖然在不同地域但同樣握著這份精神,世界在那時候還是菲林相機的年代,在街上拍照是現在數碼攝影不能取代的一股狂喜。而相片一直沈睡在家中的小角落,那時候香港給我的感覺是熟悉中帶點無奈。今次用了幾天去輯錄一套相片,它們來自兩個系列的作品,同大家去分享九十年代自己拍下香港的人,地,情,相片是給回憶片刻的載體,也是紀錄死亡的一個儀式,在香港今天的景況下再看這些照片,我們失去的是否比今天得到的更多。

Loading more stuff…

Hmm…it looks like things are taking a while to load. Try again?

Loading 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