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ived honorable mention

Script:
我曾经两次去过中东地区。第一次是二零零八年的時候,我遊覽了以色列的很多名勝古跡, 認識了不少的當地人, 也瞭解到很多以色列和巴拉斯坦的關係問題,这讓我對巴勒斯坦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回到美國以後,我繼續研究巴勒斯坦的很多問題。雖然巴勒斯坦也受到西方的影響, 但人均年收入只有三千五百美元左右,经济状况远远落后于它西部的邻居以色列。這主要是因為以色列控制了巴勒斯坦的貿易,也限制了他們絕大多數的公路交通。

我想更深入地瞭解巴勒斯坦人的日常生活,我也很想幫助他們。二零零九年夏天, 我再一次来到中東, 這一次的目的地是巴勒斯坦一個叫BeitSahour的小鎮。這個小鎮有一萬二千多人口,大多数人都很贫穷。因為建在荒漠上,所以用水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而当地僅有的地下水又被控制在以色列手里。在那里,每一家的房頂上都有一個水箱,每個月只能加滿一次水,如果在月底之前用完,剩下的日子就沒水可用了。還有一些很可恶的以色列人,他们故意用枪射擊這些水箱,讓水全部漏光。

這樣的生活狀況對那里的孩子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孩子們雖然可以上學, 然而放學以後, 卻沒有什麼活動可以參加, 特別是放暑假的時候。我參加志願者的活動,就是因為我很同情,也很喜歡這些孩子。

我在巴勒斯坦的時候加入了一個慈善機構。我們为那里的孩子们舉辦了很多活動, 比如說夏令營, 體育比賽,和攀岩等等。我看得出来, 孩子们都很高興能參加這樣的集體活動。我跟他們成了真正的朋友。

我还記得一個叫艾維的男孩儿。他十歲左右,一头黑色的短髮,眼睛又黑又亮。他總是穿著一件紅藍相間的足球衫和一雙塑料涼鞋,從來沒有換過。 我在那個小鎮的時候, 他一直跟著我, 我走到哪裏他就跟到哪裏。 我注意到他沒有什麼活動可以參加,只是想要一個朋友。於是,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 我總是帶著他一起活動,比如說我們一起建了一面可以攀岩的牆。剛開始的時候他很害羞, 不太參與我們的建築活動, 可我耐心地教他怎麼用鋸子,榔頭, 和別的工具。 慢慢的,艾維變得又積極又自信, 我好像看到了他發自內心的微笑。

雖然我在巴勒斯坦只住了五個星期,但我認為我改變了很多孩子的生活。這個改變也許不是讓他們的生活環境更好, 但是我知道, 我幫助他們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戶, 讓他們看到, 周圍的環境不會限制他們的發展, 他們的未來還有很多的機會。只要他們不放棄對生命的希望, 機會總會眷顧那些隨時做好準備的人。

Loading more stuff…

Hmm…it looks like things are taking a while to load. Try again?

Loading videos…